首页
中医和西医的区别
发布日期:2018/10/22 发布者:ykdh 共阅67次

 再先进的设备,在智慧人体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人体的复杂性与精密性远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台仪器都要高明千万倍。而真正懂我们的,不是仪器,只能是同为智慧生命的人类自己,这就是中医“三根手指”的高明之处。



1

西医的“高科技”




现在的医院,真的可以成为科技技博览会了,各种检测手段之高超,令人叹为观止。


我们在省医院看到什么“肌电”、“射线”之类的大型仪器,已觉得够登峰造极了,可到北京、上海的医院,人家医生一挥手就是:“去做个基因检测”。


其检验报告单上没有一个汉字,密密麻麻的全是英文字母、数字符号、配以各种彩色基因图谱。很多人都看不懂,但还是虔诚地捧着,这些科技产品真是太有震慑力了,老百姓怎能不被它震慑得五体投地呢?


西医医院高大、亮丽,先不说能不能治好病,光挨个设备过一遍,便死而无憾了!因为你可以通过片子、屏幕等亲眼看到置你于死地的肿瘤、病毒的形象。


最后外科医生挖肉,内科医生下毒,放疗科医生烤电,直接作用于你的肿瘤、病菌,而且各种报告单在你手里攥着,让你死也死得明明白白。


我曾在一套现代化手术室的候诊间等候一位专家。护士一会告诉我:“正在打洞。”一会说:“在造隧道。”一会又说:“开始搭桥。”我觉得这个西医专家像个地地道道的工程兵,正在修建新的铁路干线。


2

中医的“原始”




相比之下,说中医怎么原始都不过分。中医没什么设备,一些老中医甚至就在三尺蓬屋里给人看病,设备就是三根手指头。


中医讲“三根手指走天下”,而中医的治疗手段不过是针灸针、刮痧板、火罐之类。更多的医生连这些也不用,仅用廉价的草药。一位中医曾告诉我,每一地所生长的草药就足以治疗当地的绝大多数疾病了。


我母亲就是这样一位中医,虽然没什么设备,但她看的病却不少,除了不正骨,不开刀,什么病都治,不分科,不分男女,什么样人都有,什么病都有。


经常有刚出生几天的婴儿被抱到母亲这来,或抽、或烧、或将死。母亲拿一根细细的针灸针,扎扎手,扎扎脚,扎扎肚子,往嘴里抹点药,头上敷点药,孩子就好了。


母亲看婴儿不摸脉,是看手,看手指上的血管和掌纹等。有时她看过婴儿的掌纹后会轻轻叹口气,我就知道这孩子是智障。


如今,看人们治疗银屑病,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病非专家不可,我就感到奇怪,医生就是医生,还分什么专家?


专家的含义是不是单项分高于普通医生,综合分低于普通医生?可我小时看母亲治这类病都是平常病,也是手到病除的病。


看如今专家治银屑病告诉患者绝不可沾酒,我就想到母亲治这病恰是服用药酒,只是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时药稍贵。


记得母亲有一次开了药方,再三劝一位中年妇女说她15岁的女儿得的病得抓紧治,一定不要疼惜12元钱,把药抓了给孩子吃。后来那个孩子死了,母亲很奇怪,一打听,那母亲果然是舍不得12元钱,没给孩子吃药。



3

仪器检病也是我们检阅仪器




中医治病缺少设备和手段,这是我小时看到的中医的缺点。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我发现看病不是越来越简便,而是越来越复杂了。


过去医生可以背着药箱出诊,现在是救护车拉着病人到医院就诊。因为在家里已经看不了病了,就是救护车里各种仪器设备也是必不可少的。


现在的医院都是仪器在看病,甚至是医生离了仪器就不会治病了。我们所说的大医院其实就是拥有大量仪器的地方,而患者奔走了几个城市的医院,也只是为了得到高质量仪器的最终确诊。

这样看病与其说是用仪器给我们检病,不如说是我们检阅机器。尤为令大家感到奇怪的是,同样的检测设备,每到一个医院便出一种不同的检测结果,这诊断也不一样。


所以好多人就这样一路看过去,一直看到北京、上海为止。这病看的是不是够麻烦,够复杂?这医疗成本有多大,普通老百姓能这么看病么?


大医院有精良昂贵的仪器,常常是人满为患。而小医院为了生存,也会几个医生集资买一台仪器,然后尽一切可能让病人用上这仪器。于是,一个机器一个“坑”,病人到医院躲得了这个坑躲不了那个。



4

生活医疗化




物极必反,看病太复杂了,有时反倒使大家感念起“三根手指走天下”的中医气概了。这使我意识到诊断方式简单也是中医的长处。


从前给皇上看病的设备也是三根手指头,与百姓看病无异,皇上治病喝的也是中药汤。


所以,百姓有羡慕皇上荣华富贵的,却没有在治病上羡慕皇上有什么特殊的。但在没有了皇上的今天,却因治病的复杂程度将人重新划分出等级来,产生了新的不平等。


有一部分反对中医的人就是出于看人家在西餐厅吃饭而不甘心自己在小饭铺吃面的心理。在生死攸关的问题上,医疗上的不平等极大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有人认为医疗本身具有的趋高性是现存问题的症结,都想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可我认为,人们真正需要的是最好的建议,需要信得过的医生朋友。


现代人对医学产生了依赖性,有一种生活医疗化的倾向。对医学的信奉使人们不能“我的身体我做主”,于是,本是自然的事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我的一个同学给我讲她在澳大利亚生孩子的经历,听得我目瞪口呆。感到现代医学把生孩子这件事弄得不再是一个自然、简单的过程,而是一种有如“神六”发射的高科技程序。

我想,我要是经过这样一个生孩子过程,被激发出来的一定不是母性,而是对高科技的崇拜之情。


她先叙述产前检查。我听了说:“完了,非给你剖腹不可。”我知道这种情况也完全可以自然分娩,不是非剖腹不可。她说:“是啊,医生说了,这是必须的。”人家西方医生还很以人为本哪,刀口划在下腹部,还是弧线形,考虑到让你还能穿比基尼。


她说,手术室为抑制病菌,温度很低,做完手术又用凉水给她进行了全身清洗。我说:“完了,你非发烧不可。”她说:“医生说了,这也是必经阶段。”


我听了替她叫苦不迭,谁说生孩子就非得发烧呀?医院赶在她发烧之前先给她挂上吊瓶,这样她就不至于烧死。


一听用药方法和饮食,我说:“天啊,你非没奶不可。”她说,医生说了,没奶也是正常的。好在西方服务设施完善,什么都想得很周到,孩子喝牛奶不成问题。


我听了不由得佩服西方的“高科技”本事,硬是把正常和不正常给颠倒过来,还能给不正常的事铺出路,使新一代人接受其为正常。

同时我也怀疑,科技力量能把这条不自然之路铺多远?是不是已经越过真理了?


我告诉我的同学,她的确“享受”了一番西方的一流科技服务,但除了挨一顿大可不必的“收拾”外,没得到任何好处。


我推崇科学,但还没有推崇到为了享受高科技而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医生去整治的地步。


每年单位体检,都能掀起一场治病浪潮,因为没有人是没有“毛病”的。


一位同事按照医生的建议把子宫“挖”出去了,阑尾“切”下去了,胆囊“摘”除了,被除掉的还有扁桃体、蛀牙……医生告诉她,她身上的痣也应该全部挖光,以防癌变。


医生拿着我的检测结果大惊小怪,说我有许多病,还得进一步深入检测下去。


我说,你们还有什么样的检测仪器?我患病的数量和轻重程度与你们的仪器检测能力成正比。按医生的意思,非得把我治成各种指标的平均数才行。


5

中医的高明之处



西医的科技手段是如此的发达,以至使西医的治病成了科技展示,在眼花缭乱的仪器之中,我们往往忽略了人体的智慧与有机统一性。


我们要知道,仪器再好也只是医学的一个辅助手段罢了。


再先进的设备,在智慧人体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人体的复杂性与精密性远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台仪器都要高明千万倍,以人类发明制造的机器,去揭示智慧人体的真相,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所以西医的研究,多是从人体各个组织器官的个性化研究开始,而心照不宣地忽略人体有机的统一性与广泛联系性,因为这是仪器远远不能理解的。


而真正懂我们的,不是仪器,只能是同为智慧生命的人类自己,这就是中医“三根手指”的高明之处。


中医以整体阴阳平衡论健康。对“病”不是千方百计地找到它、消灭它,而是重视它产生的原因,改变它产生的条件,引导它弃恶从善。


这就像中国人看一个人往往不按一个标准去论人的优、缺点,而是整体地看一个人的属性。


我常常说不出我朋友的优缺点是什么,也无法想象从朋友的性格中摘去“缺点”之后他们会是什么样。


优缺点之分的思维会使一个人以为改掉自己所有缺点就能让自己成为一个完美的人。殊不知,改正缺点与成为完美的人是两回事。所以,摘去了“病”并不必然地就成为一个健康人。

中医认为人的身上有“炎”、有“毒”、有“菌”,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而治病的着眼点不在“病”上,而是在健康上,这个健康概念甚至允许“病”与人共存,因为疾病相对于人体机能来说只是局部的、微小的,是由机能整体所决定的。


中医治病,不是割“病”、杀“毒”,而是引导病、毒,以病治病,以毒攻毒,生、克、制、化,扶弱抑强,固本强根。


所谓“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当恢复了机体自身的平衡,整体的管理秩序自然运行,疾病就会在整体力量的控制下改邪归正,这才是真正高明的医学!


 
提示:本信息真实性未经 中国会销招商网,仅供参考,风险自负。若您有参展需求,请直接与承办单位联系。

关于我们 服务介绍 广告服务 高级会员服务 宣传历程 客服中心 链接合作 付款方式 联系方式

蚂蚁健康产业网 | 客服电话:010-57895631 15311002105 | 网站服务咨询QQ:3520506330 | 邮箱:3520506330@qq.com
版权所有 中国会销招商网 京ICP备16060971号 网站统计。
蚂蚁健康产业网(原中国会销招商网):会议营销招商 |会销产品招商 |会销保健品。
Copyright(c)2009~ 2017 www.hyyxzs.com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